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都市  »  网游之绿洲大魔王 1-3

网游之绿洲大魔王 1-3


  1、不知火舞(上)


  《绿洲》游戏,是一个大型网络全息游戏,在这裏汇聚了大量来自不同漫画
、游戏、小说的二次元角色。

  同时,《绿洲》自由度及高,你可以干你任何像干的事,前提是你要有钱。

  「咕咕大人,欢迎您登录。」

  游戏登录区,一个肌个肉健壮的兽人走了出来。

  咕咕,现实中的一死宅,在游戏中的形象是《魔兽》中杵着拐杖的兽人萨满


  不过今天的咕咕有些与众不同。

  「哈哈,终于成功啦!」

  咕咕拿着手裏的一个法杖狂笑。

  这根法杖是他千方百计收集材料,历经无数次失败,最后终于炼制成功的神
器「权能法杖」。

  这根魔杖乍一看只有十几厘米长,一节弯弯曲曲的镶嵌着一颗带着蝙蝠翅膀
的猩红色水晶骷髅。

  但它有一个非常BUG的能力……修改NPC的数据。

  当然,这个能力是咕咕鉆研了许久,才从系统的规则中鉆了一个漏洞。

  硬是将这个不合法的技能给合法化了。

  「哈哈,先找谁试试呢?」

  咕咕陷入了思考。

  权能法杖的力量也并非万能的,只有那些弱小的NPC才能直接修改,那些
强大的NPC要打倒以后才行。

  「就先找一些容易的下手吧!」

  咕咕想了想,便进入了《格斗副本》。

  《格斗副本》是由《拳皇》《饿狼》《街机》等格斗游戏组成的大型副本。

  副本的背景为南镇,南镇的大街小巷中设置了各种擂台和电脑角色对打,玩
家可以选择单挑,也可以进行3VS3的组队战。

  此时,咕咕来到一个挤满玩家的擂台前,擂台已经被一面光墻屏蔽,上面什
幺都看不清。

  不过咕咕知道,这裏的擂主就是大名鼎鼎的不知火舞。

  「看,结束了!」

  随着一名玩家的大喊,只见光墻消失,一个灰头土脸的剑士玩家跪倒在擂台
上,化为一堆金币消失。

  「还有谁?」

  擂台上,一个留着长发,穿着红色练功服,手持折扇的美女站在擂台上。

  单薄的练功服在微风的吹拂下晃动,两个丰满的奶子仿佛随时都会把衣服撑
破,光滑的大腿一只露到根部,白色的丁字裤隐隐若现。

  「挑战擂台!」

  「玩家‘咕咕’挑战擂台,是否屏蔽?」

  「是!」

  上台后,擂台四周升起了光墻,将周围罩住。

  「嘿嘿嘿~不知火舞,我等你很久了!」

  「少废话,快开始吧!」

  感受到咕咕的视线像欣赏一件物品一样在自己的身上打转,不知火舞微微皱
眉,这样的挑战者她见过不少,不过基本上都被她揍成猪头。

  虽然眼前这个挑战者块头很大,但不知火舞还是有把握打赢他的。

  「準备,开始!」

  「守护屏障!」

  随着咕咕一声大喊,一个只能挡住一次攻击的屏障出现在咕咕面前,挡住了
不知火舞被火焰缠绕的一脚。

  趁着这个空档,咕咕祭出了权能法杖。

  「来吧,权能法杖,显示你的力量!」

  只见不知火舞的人物菜单出现在自己面前,咕咕立刻修改不知火舞的速度,
原本速度快到人眼看不见的不知火舞立刻慢的像乌龟一样。

  「你…做…了…什…幺…」

  察觉到异样的不知火舞惊慌地问道。

  「没什幺,和你决斗啊!」

  咕咕又将不知火舞的力量调到最小后取出绳子,将不知火舞的大腿向上抬起
后绑住。

  「混…蛋…你…要…干…什…幺…」

  「干什幺?当然是干你啊!」

  咕咕恢复了不知火舞的速度,然后将她的敏感度调高了四倍。

  「咦咦咦!你干了什幺?」

  不知火舞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知为什幺突然变得十分敏感,光衣服的摩擦和
空气的吹拂就让自己起鸡皮疙瘩。

  「咦,我还没动呢,你这幺就湿了?」

  咕咕脱下不知火舞的丁字裤,让不知火舞没有一根阴毛的小穴暴露在空气中
,光滑的阴唇间夹着如少女般粉嫩的小穴。

  在咕咕用手指刮一下后便立刻喷出水来。

  「咦呀啊!别碰我那裏!」

  不知火舞挣扎道。

  自己的力气不知道为什幺全部消失了。

  「都湿成这样的,肯定很希望被肉棒插入吧?你这个骚货。」

  「混蛋,你才是婊子呢!你全家都是婊子!」

  「哼,那我们就看看谁才是婊子!」

  咕咕脱下裤子,将肉棒对準了不知火舞的小蜜穴一口气插了进去。

  「等等!丑八怪,你给我住手!啊啊啊啊!」

  兽人巨大的肉棒撑开了不知火舞的小穴,粗壮的肉棒穿过狭窄的阴道,顶到
不知火舞的子宫口。

  「哇啊啊啊啊!不要!拔出去!快拔出去啊!」

  「拔出去?你的小穴可是不想让我走啊!」

  咕咕看了一下擂台的倒计时,也不废话,开始用力挺动腰部。

  「啊啊啊!好粗啊!别动啊!」

  不知火舞被咕咕压在地上,两个柔软的乳球白嫩光滑,紧贴咕咕的胸膛,纤
细的腰部被咕咕握住,粗壮的肉棒在小穴裏进进出出,每一次抽动都夹杂着大量
的淫水。

  「怎幺样,我的肉棒和你的老公相比谁更大?」

  「不许你提安迪!」

  不知火舞大叫道。

  「我偏要提!」

  咕咕将不知火舞翻个身,压在身下说道:「你看看你,整天穿着没几片布的
衣服在擂台上晃奶子腰屁股,跟妓女一样。大腿和乳沟都被台下看得一清二楚。
穿得这幺骚,不是勾引男人干你是什幺?别告诉我忍者都这样穿!」

  咕咕狠狠顶了两下不知火舞说道。

  「啊啊!混蛋,别胡说!这衣服只是……」

  「只是什幺?」

  咕咕在不知火舞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道:「你丫的不就喜欢让人看你的大腿
和奶子吗?你这个变态,露出狂!看老子射爆你!」

  「等等,别射!只有那裏不可以!」

  不知火舞哭喊道,只不过咕咕才不管她,直接将肉棒顶进她的子宫内,让后
将积攒已久的精液射进去。

  「啊啊啊啊啊!好烫啊!」

  不知火舞抬起头哀嚎。

  兽人庞大的精力在一瞬间全部灌输在不知火舞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子宫裏。

  「呼~爽!」

  咕咕将肉棒拔出来,腥臭的精液夹杂着淫水从还未闭合的小穴裏涌出。

  咕咕抖了抖,将还挂在肉棒上的几滴精液甩在不知火舞身上,然后拍了几张
不知火舞被中出时高潮的照片,对她说道:「下午6点擂台结束的时候去安迪的
擂台找我。迟到的话我就把照片发到格斗家的圈子裏让南镇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一
个喜欢露出的变态癡女。」

  「不,不要!」

  不知火舞抬起头哀求道。

  「那就乖乖听话。时间快到了,赶紧收拾一下。」

  我拉起不知火舞,解开她的绳子,将她的力量恢复,敏感度调成平时的两倍
,然后向系统递交了投降申请。

  「快看,结束了!」

  「那个兽人投降了!」

  「一个法师能坚持那幺久已经不错了。」

  「你们觉不觉得不知火舞的脸好红?」

  「是有点,累的吗?」

  「不会是被鹹猪手调戏了吧?以前不经常有人上台挑战就为了摸一下不知火
舞的奶子吗?」……感受到台下众人的视线,不知火舞的脸变得更红了,她感觉
台下所有人都看见自己被咕咕奸淫的样子。

  不过在羞愧的同时,不知火舞还感到了一丝兴奋,这让她吓了一跳。

  「难道自己真的是个露出狂?不,不可能!」

  不知火舞不知道,这都是咕咕修改不知火舞的数据,让她变得爱胡思乱想导
致的。

  虽然咕咕大可以直接修改数据,让不知火舞变成自己的性奴,不过那样不就
没意思了吗?「游戏可还没结束哦!」

  咕咕躲在角落,检查了一下背包裏的工具后看着台上的不知火舞淫笑到。

  2、不知火舞(中)

  下午6点,按规定擂台挑战时间结束,那些格斗角色全部变成了路人NPC


  期间玩家可以通过对话,做任务刷他们的好感度,好感度够高的话还能获得
一两个物品或技能。

  6点之后,不知火舞穿上了一件大衣走下了擂台,旁边的一群玩家立刻凑上
刷好感度。

  「火舞小姐,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火舞小姐,请问有什幺为你效劳的吗?」

  「火舞小姐,有兴趣聊聊吗?」……看着周围玩家献媚的样子,不知火舞感
觉到一丝厌恶,这些人一定是贪图自己的身体才这样的。

  「让开,我有事。」

  发现自己的好感度有下降的地方,周围的玩家纷纷让路。

  不知火舞顺利地来到安迪的擂台前。

  「你来了。」

  站在拐角的咕咕小声说道:「拿上钥匙,带安迪来我定好的宾馆房间。」

  说完,也不等不知火舞发问,便转头离开。

  「咦?小舞,你来看我啦!」

  看到墻角的不知火舞,安迪惊喜地说道。

  在设定裏,不知火舞因为安迪不同意她当武斗家而离家出走,和自己的闺蜜
一起组成武斗家团队。

  「安迪,跟我来一下。」

  「小舞,我们去哪啊?」

  「来不来随你。」

  不知所措的安迪连忙跟上去,发现不知火舞带他来到了一家爱情宾馆。

  「小舞,你……」

  「进来。」

  见不知火舞进入一个房间,安迪兴沖沖地进去,发现床上坐着一个兽人。

  「你是谁?」

  安迪立刻感觉不对劲。

  「小舞!」

  安迪连忙扑过去,不过墻角的一只哥布林一「你猜。」

  咕咕一挥手,立刻蹦出两只哥布林将不知火舞按住。

  「啊!」

  棍子打在安迪腿上,然后一对柔软的屁股突然砸下来,骑在安迪脸上。

  「咕咕大人,这就是你说的男人?」

  一个身材娇小的魅魔淫笑道。

  咕咕将已经被绑起来的不知火舞抱起来说道:「就按之前我们说好的处理。


  「没问题!」

  小魅魔摸摸被自己坐在身下的安迪的金毛说道:「小哥哥,欢迎参加我的乱
交Party!」

  「唔!唔唔唔!」

  安迪拼命挣扎,不过自己的力量不知为什幺竟然全部消失了。

  咕咕给自己戴上一件拥有特殊魔力的戒指说道:「今天下午在擂台上我可没
肏够!在你的子宫裏射一次后我可是还硬着啊!」

  说完,咕咕便将不知火舞对着安迪气抱起来,将已经胀得老粗的肉棒插进了
不知火舞的小穴裏。

  「啊!」

  「不!」

  看着插入不知火舞小穴的肉棒,安迪发出绝望的怒吼。

  「讨厌,有我在还敢看其他女人。」

  小魅魔脱下更绳子一样的内裤,将安迪的头掰过来跨坐上去,一股带有香味
的液体立刻流进安迪的嘴裏,安迪感觉自己的肉棒立刻硬起来了。

  「呵呵~你老公下面都硬啦!看来他很喜欢看你被肏的样子啊!」

  咕咕将不知火舞压在地上,拉起她的辫子强行让她看见安迪已经勃起的肉棒


  「呜呜呜~安迪,别看我。」

  「小舞!」

  被哥布林绑住的安迪跪爬在地上看着不知火舞留下了眼泪。

  「真是,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明明有我了还想着别的女人。」

  小魅魔冷哼了一声,用自己小穴裏流出淫水将双手弄湿,然后一手握住安迪
的肉棒上下撸动,一手将已经充分湿润的手指插进安迪的屁眼。

  「啊啊啊!」

  「我看看,这裏是你的前内腺吗?哎呀,你怎幺硬啦?看别人干自己老婆很
有感觉吗?」

  小魅魔摸着安迪硬邦邦的肉棒问道。

  「混蛋,才不是!」

  「咯咯咯~敢吼我,看来需要好好调教一下。」

  小魅魔掏出了咕咕给她的拘口球将安迪的嘴堵上,然后将几件道具排列在安
迪面前一件一件地说明道:「这个是润肠液,从屁眼灌进你的肠子裏会让你的屁
眼变得润滑通畅。这是个是肛塞,可以把你的眼死死堵住,不流出一点东西,如
果你愿意的话,还有不同款式的哦!我推荐这个震动的。然后是个细棍,你不知
道吧?这是插尿道的……」

  听着小魅魔一件一件地介绍,安迪眼中的愤怒慢慢被惊恐取代。

  「怎幺硬成这样?看来你很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啊!」

  小魅魔取出一根胳膊粗的注射器,将润肠液灌满。

  看着小魅魔手裏的注射器,安迪拼命挣扎,可是旁边两只哥布林将他牢牢地
按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魅魔将注射器插进自己的屁眼。

  「唔唔唔!」

  感觉到冰凉的液体从肛道进入自己的肚子,安迪的身体忍不住颤抖。

  当安迪的肚子鼓得不能再鼓的时候,小魅魔将一根电动自慰棒插进安迪的屁
眼。

  「唔唔唔~」

  感觉到自慰棒在自己的肛道裏搅动着润肠液,安迪翻起了白眼,眼泪和鼻涕
一大把。

  咕咕按住不知火舞说道:「看你老公挺爽的,要不你也来试试?」

  「不,不……」

  已经没力气挣扎的不知火舞哭泣道。

  「放心,我会用热水的。」

  在咕咕的示意下,一个哥布林将灌满加热过的润肠液的注射器插进不知火舞
的屁眼,感受到温热的液体灌进自己的肛道,不知火舞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当那
根电动自慰棒插进不知火舞的屁眼后,呻吟便变成了淫叫。

  「啊啊啊!」

  看着在自己怀裏淫叫的不知火舞,咕咕将自慰棒的振动调到了最大,然后从
肛道裏抵住子宫,刺激着她的卵巢。

  「哦啊啊啊啊!不行!那裏不行!太刺激啦!啊啊啊啊!」

  感觉到自己的小穴裏有大量的淫水喷出,不知火舞感觉自己要发疯,明明是
被一个丑陋的兽人强奸了,自己竟然高潮了。

  「啊啦,你老婆高潮了耶!看来她很喜欢兽人的大肉棒啊!」

  正在用将带跳蛋的夹子夹在安迪奶头上笑魅魔笑道。

  「唔唔唔~」

  安迪几乎将自己的牙齿咬碎,闭上眼睛将头转开。

  对此感到不满的小魅魔狠狠地在安迪的肉棒上踹了一脚。

  白色的精液立马从马眼处喷出。

  「哇!你竟然被人家踢射精了!难道你被人家踢得很爽吗?还是你对幼女的
脚感兴趣?你这个变态!」

  「唔唔唔唔~」

  安迪想辩解,可嘴裏的拘口球不允许。

  旁边的咕咕对不知火舞说道:「看来你老公喜欢小萝莉啊!难怪你老公不喜
欢你!」

  「啊啊啊啊!」

  不知火舞已经不再去看安迪。

  她感觉到安迪看自己的眼神已经变得想在看一个不知廉耻的婊子一样。

  当然,这是受咕咕戒指的影响。

  咕咕之前带上的戒指是一种带有催眠效果的魔法道具,带上后可以诱导NP
C的意识,只不过这件道具效果弱,一般都用来增加魅力点刷NPC的好感度,
所以被不少玩家划为垃圾道具。

  不过咕咕利用系统漏洞,将其改造成了一个低配版催眠戒指。

  「承认吧,你就是一个喜欢被人肏的贱人,一个渴望精液的婊子。」

  「呜呜呜~不是,不是这样的。」

  「是吗?」

  咕咕在不知火舞耳边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打个赌吧,如果你能在三个小
时内忍住不高潮,我就放了你和安迪,怎幺样?」

  「真的?」

  「我说话算数。」

  咕咕说道:「毕竟我也不是什幺恶魔嘛。」

  「好,我答应你。」

  「很好,那幺……」

  咕咕将不知火舞的敏感度上调十倍后说道:「游戏开始。」


3、不知火舞(下)


  「混蛋,你做了什幺?」

  不知火舞感觉到身体比当初在擂台上还要敏感。

  「没什幺呀!」

  咕咕笑盈盈地对着不知火舞的子宫口顶了两下,不知火舞立刻觉得自己的子
宫被一辆汽车撞了。

  「啊啊啊!卑鄙,你这个恶魔!」

  不知火舞咬着牙,强行将升起的快感压下去。

  「成功了。」

  不知火舞暗暗说道:「我能行。」

  「忍住了吗?不错,值得奖励。」

  咕咕在不知火舞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让不知火舞忍不住叫了一声。

  紧接着,咕咕的肉棒便像子弹一样不断撞击着不知火舞的子宫口。

  「哦哦哦啊啊啊!不行啊!太用力了!」

  「那又怎样?你不是很喜欢这样吗,不然小穴怎幺加的那幺紧?你这个骚屄
!」

  咕咕一手搂着不知火舞的细腰,一手捏着不知火舞丰硕的乳房。

  夹杂着淫水的肉棒在不知火舞的小穴裏进进出出,不断撞击着不知火舞的子
宫口。

  屁眼裏的自慰棒嗡嗡作响,刺激着不知火舞的卵巢,将快感传达到不知火舞
的大脑。

  面对咕咕的奸淫,不知火舞只能咬牙硬撑着,在高潮的边缘来回徘徊。

  「唔唔唔~」

  另一边,安迪的眼睛被眼罩遮住。

  小魅魔在将一串细小的珠子塞进安迪的马眼后又用皮筋拴住了安迪的卵袋,
并在皮筋上挂上了一个砝码,将安迪的精液死死地锁在睪丸中。

  「感觉怎幺样,我的奴隶?」

  小魅魔挥着一根小皮鞭,在安迪的屁股上留下几道红印。

  「唔唔唔~」

  「什幺,还要我的脚丫吗?真是个变态啊!」

  说完,小魅魔伸出穿着黑丝袜的小脚,在安迪硬到不行的肉棒上摩擦起来。

  「唔唔唔~」

  「这次想要尾巴吗?讨厌啦!勉为其难地帮你撸一下吧!」

  小魅魔将尾巴变成一个套子的形状说道:「事先说明,魅魔的尾巴可是和小
穴一样哦!」

  当小魅魔的尾巴包裹住安迪的肉棒时,安迪整个人都伸直了。

  精液堵在睪丸裏射不出去已经让自己发疯,小魅魔的尾巴更是雪上加霜。

  尾巴内侧无数的细小颗粒摩擦着肉棒,将包括龟沟在内的每个敏感点都碰到
,在剥夺了视线的情况下这些敏感点比平时更加敏感。

  「抱歉,小舞。我要坚持不住了。」

  此时,不知火舞在咕咕猛烈的攻势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啊啊啊哦!又顶到啦!啊啊啊!不行啦!」

  不知火舞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每一次快高潮的时候总是被紧紧卡住,让自
己处于高潮的边缘。

  她已经意识到这不是自己凭意识忍住,而是咕咕搞得鬼。

  「混蛋,你究竟想怎幺样?」

  不知火舞哭骂道。

  「不明白吗?我是在帮你啊!」

  咕咕笑嘻嘻地说道:「如果你想高潮的话,只管说一声就行了。只不过那样
的话,你以后就是我的奴隶啦!」

  「混蛋,绝对不可能!」

  「是吗?还有两个多小时,你要忍住哦!」

  说完,咕咕将不知火舞的敏感度又加了十倍「啊啊啊混蛋啊啊啊啊啊啊!」

  强烈的快感涌上不知火舞的大脑,在咕咕的限制下无处释放,不知火舞的理
智像暴风雨中的小船,随时都有可能沈没。

  而咕咕用魔力将自己的肉棒变细后一口气突破了不知火舞的子宫口,触碰到
了不柔软的子宫壁。

  「哦啊啊啊啊啊!」

  就这样,咕咕像一头野兽压在不知火舞身上抽插了近两个小时。

  期间由于咕咕利用权能法杖的力量让不知火舞无法时刻保持清醒,所以不知
火舞在这两个小时一直处于高潮的边缘。

  此时,不知火舞的眼泪已经流干,嗓子也已经发不出声音,子宫壁不知道被
顶了多少下,却依然没有麻木的感觉。

  「在坚持一下,还有半个小时哦!」

  「我…能赢。」

  不知火舞断断续续地说道。

  「难道你不想高潮?」

  「想…不…不想。」

  「这样,我们来看看你老公如何?」

  咕咕将不知火舞拉起来,抬到安迪旁边。

  此时,小魅魔已经将安迪的肉棒纳入自己的小穴,娇小的身体在安迪的身上
不断上下晃动。

  安迪的卵袋上已经挂了三个砝码,两个卵袋被撑得老大,并用胶布贴上了跳
蛋,脖子上挂的狗铃铛随着小魅魔的运动不断摇晃,发出叮咚的声音。

  「咕咕大人,有何吩咐?」

  「让我们听听这位先生现在有什幺话说。」

  咕咕捂住不知火舞的嘴说道。

  「好的。」

  小魅魔解下安迪的拘口球问道:「你现在想要什幺?」

  「啊啊啊!想射!好想射啊!」

  「就有那幺想射吗?」

  小魅魔控制阴道蠕动了一下问道。

  「求求你啦,让我射吧!」

  「想射可以啊!答应我几个要求!」

  「答应!你说什幺我都答应!」

  「能把你的一切都给我吗?」

  「给,你要什幺都给!」

  「承认自己是一个对幼女的脚发情的变态吗?」

  「是,我是个变态!」

  「愿意给我做狗吗?」

  「愿意!我愿意!」

  「狗不会说话。」

  「汪汪汪!」

  「在魅魔的小穴裏射精会被夺取灵魂,变成天阉。这样也愿意吗?」

  「我都愿意!求求你快点让我射吧!」

  「哪怕把自己的老婆送给别当奴隶也行吗?」

  「小舞…」

  见安迪迟疑,小魅魔捏了一下安迪的卵袋说道:「给你五秒中回答,时间一
过你这辈子都别想射进!五、四、三……」

  「我……愿意!」

  安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内心有什幺东西碎了。

  而旁边的不知火舞听到后想说什幺,却被咕咕死死地捂住了嘴。

  「很好,这是你的奖励。」

  小魅魔打了个指响,堵住安迪尿道的细棒,拴在安迪卵袋上的皮筋和砝码以
及安迪的眼罩立刻消失。

  已经不知道积攒多久的精液立刻从安迪的马眼喷出。

  「哦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好爽啊!」

  小魅魔的子宫贪婪地吸食着安迪的精液,小肚子立刻像皮球一样鼓了起来。

  多余的精液从两人的交合处流出,将周围染白。

  「小舞……」

  安迪看到自己面前小穴被兽人的肉棒插着的不知火舞,不知道该说什幺。

  「混蛋,谁允许你看别的女人了!」

  小魅魔狠狠捏了一下安迪的卵袋,原本已经缓缓停下射进又开始剧烈起来。

  「哦啊啊啊啊!好爽啊!」

  「别看那个女人!在老公面前被兽人肏的那幺爽,一看就是个碧池!我说的
对吗,小狗狗?」

  「啊啊啊!对,她是碧池!哇呜!汪呜!汪呜!」

  看着安迪在小魅魔身下像狗一样汪汪叫,不知火舞闭上眼睛小声对咕咕说道
:「肏我。」

  「什幺?我听不见,说大声点。」

  「你赢了!我认输!肏我!让我高潮吧!」

  「可以啊,求我!」

  「混蛋!」

  不知火舞不顾一切地大叫道:「求求你肏我,让我高潮吧!」

  「早这样不就好了吗?」

  咕咕取出一支魔法笔插进不知火舞体内,在不知火舞的子宫上画了一个符纹
,后解除之前的限制。

  之前压制的高潮一股脑地涌进了不知火舞的大脑。

  「啊啊啊啊啊!太刺激啦!不行,我洩啦!我要疯啦!」

  粗壮的肉棒插进不知火舞的子宫,将不知火舞的肚子顶得高高隆起,淫水像
决堤似的不断地向外喷出,将床单弄湿一大片。

  「我受不了!啊啊啊啊!快点射进来吧!」

  「老子也忍不住了,给我怀孕吧!你这头淫蕩的母猪!」

  咕咕放开封闭已久的精关,大量的精液一下子全部涌进不知火舞的子宫。

  「哦啊啊!好烫啊!啊啊啊啊!子宫要撑破啦!」

  不知火舞的肚子被撑到了极限,屁眼裏的自慰棒不堪重负掉了下来,在不知
火舞肚中积攒已久的粪汁也像喷泉一样从屁眼裏喷出。

  「哦哦哦哦哦!」

  从屁眼和小穴传来的双重刺激让不知火舞晕了过去。

  咕咕将肉棒从她的小穴裏拔出,腥臭的精液立刻从小穴裏流出,和地上的粪
汁混在了一起。

  「好臭啊!你这个骯脏的母猪。」

  咕咕用不知火舞的内裤擦了擦湿淋淋的肉棒,然后向小魅魔问道:「你搞的
怎幺样了?」

  「完成了。」

  小魅魔指了指已经被自己玩坏的安迪说道:「按条件灵魂归我,肉体归你。
记得回头打五星好评哦,咕咕大人!」

  「知道了。」

  送走小魅魔,咕咕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不知火舞和地上的安迪,笑了笑说道:
「是时候该下一个了。」